快捷搜索:  

artcan艺文聚焦​

"artcan艺文聚焦​ ,这篇新闻报道详尽,内容丰富,非常值得一读。 这篇报道的内容很有深度,让人看了之后有很多的感悟。 作者对于这个话题做了深入的调查和研究,呈现了很多有价值的信息。 "

香港粤语原创音乐(Music)剧《大状王》在去年公演,获香港舞台剧奖最多的提名,打破历来最高纪录,结果(Result)横扫十大奖项,好评如潮的背后,是千锤百炼的成果。剧本包罗公堂戏错综复杂的伏线铺排、多条人物故事线的穿梭、逆转广东四大状师方唐镜命运的新奇、角色塑造及转捩的描述,到曲词如广东粤语声调平仄的韵律、音乐(Music)带动情绪推进剧情的掌控,及至如何有限时间内呈现如此丰富且复杂的作品,难度之高,曲词编监演,功不可没。

《大状王》剧本包罗公堂戏错综复杂的伏线铺排

▲《大状王》剧本包罗公堂戏错综复杂的伏线铺排

饰演秀秀的丁彤欣

▲饰演秀秀的丁彤欣

饰演方唐镜的刘守正

▲饰演方唐镜的刘守正

饰演阿细的郑君炽

▲饰演阿细的郑君炽

一连两期《ArtCan》走访《大状王》台前幕后团队,逐一详谈,由黄金组合作曲、编曲及音乐(Music)总监高世章、编剧张飞帆、《大状王》两位监制,分别来自西九文化(Culture)区的李筱怡(Bobo)及香港话剧团的彭婉怡(Yvonne),到饰演方唐镜的刘守正、阿细的郑君炽及秀秀的丁彤欣,各人决心将音乐(Music)剧推到极致之火,将猛烈得烧进你心坎。

《大状王》将于今年(This Year)12月载誉归来,于西九戏曲中心重演,有兴趣的话快记低以下公演详情!

▲《大状王》将于今年(This Year)12月载誉归来,于西九戏曲中心重演,有兴趣的话快记低以下公演详情!

《大状王》提炼香港精品音乐(Music)剧

由西九文化(Culture)区委约创作、西九及香港话剧团联合主办及制作的香港原创粤语音乐(Music)剧《大状王》,由高世章、岑伟宗、张飞帆及方俊杰这顶尖专业的曲词编导班底领军,是香港难得一见的公堂审判剧。故事以广东四大状王之一方唐镜为主轴,因多行不义惹来厉鬼索命,他为求活命,助鬼魂阿细心上人秀秀翻案,逆转命运并自我救赎。

《大状王》难度之高,曲词编监演,功不可没。

▲《大状王》难度之高,曲词编监演,功不可没。

《大状王》创下香港舞台剧奖自1992年创办以来获最多15项提名的纪录,勇夺“第三十一届香港舞台剧奖”10项奖项包括:

1、最佳制作

2、最佳原创音乐(Music)(音乐(Music)剧)—高世章

3、最佳填词—岑伟宗

4、最佳导演(悲剧/正剧)—方俊杰

5、最佳男主演(悲剧/正剧)—郑君炽

6、最佳女主演(悲剧/正剧)—丁彤欣

7、最佳男配角(悲剧/正剧)—张焱

8、最佳舞台设计—黄逸君、张正和

9、最佳音响设计—夏恩蓓

10、年度优秀制作

香港音乐(Music)剧也能达高水准

西九文化(Culture)区 x 香港话剧团音乐(Music)剧《大状王》

▲西九文化(Culture)区 x 香港话剧团音乐(Music)剧《大状王》

在香港创作音乐(Music)剧并不容易,除团队、场地、资金、配套等要素外,《大状王》台前幕后更多了一团精益求精、不惜做到极致的火!如是次重演,高世章称在死线前一天决定大改歌曲,即使牵一发动全身,歌词要重写,舞蹈要重编:“整个团队无论是演员可能台前幕后都相信我是为了做得更好,说要改,大家就立刻做。”

《大状王》成功(Success)因素是什么?

高世章:“整个团队无论是演员可能台前幕后都相信我是为了做得更好,说要改,大家就立刻做。”

▲高世章:“整个团队无论是演员可能台前幕后都相信我是为了做得更好,说要改,大家就立刻做。”

对于促成《大状王》好评佳绩,《大状王》两位监制,分别来自西九文化(Culture)区的李筱怡(Bobo)及香港话剧团的彭婉怡(Yvonne)认为时间也是关键因素,Yvonne称《大状王》和剧中歌词一样,历经劫难,由1999年至今因疫情令公演屡次改期,但却因此让他们(They)赚到一些时间。Bobo认为:“这不可多得的时间,让导演组和演员可作不同尝试及更多的时间去练习,修改得更精炼。”,Yvonne补充:“所有参与单位都尽力呈现最好的作品。”

事实上在香港做制作,时间从来都是奢侈品,很多时说做便做,直至重演才有时间再雕琢,而《大状王》则是西九试验先做好曲词编才去进行(Carry Out)制作的粤语音乐(Music)剧实验作品,Yvonne:“很感谢西九支持,让我们(We)可以做到一些平时未必够时间和资源去做的事,才可以令到作品这么正!十天进台才开骚,我想香港没有什么团体可以支持得到,这是土地资源问题,如果不是由西九发起,就算我们(We)想,其实也未必做到。”

为何大胆投资《大状王》音乐(Music)剧?

有多条人物故事线的穿梭、逆转广东四大状师方唐镜命运的新奇

▲有多条人物故事线的穿梭、逆转广东四大状师方唐镜命运的新奇

罗马非一日建成,Bobo分享方知道《大状王》的诞生要追溯到多年之前,西九文化(Culture)区仍是地盘的时候。西九当时已为落成后将投放资源发展的艺术定位及各场馆将举办的不同节目拟定计划,“我们(We)做了些深入调查分析,总结观众对不同作品类型、场地及人物角色的喜好,其中一项就是音乐(Music)剧。”那时时任西九表演艺术行政总监茹国烈想尝试制作一套粤语音乐(Music)剧,大胆突破试验做好曲词编后才去制作,Bobo续说:“多谢香港话剧团接受邀请愿意和我们(We)一起挑战,他们(They)本身制作经验专业丰富,每隔两年就会做音乐(Music)剧,大家一拍即合,而这场实验,绝对不是一件好玩去做,就能做到的事。虽然想法是来自西九,但艺术家想去体验,我们(We)便放手让他们(They)去尝试。”

高世章:“欢迎观众不迁就,狠狠地表达。我们(We)懂得思考,因为观众只有一次机会,如他们(They)看不明白剧情发展,那我就要去想为什么你不知道?是我做漏了什么才令他不明白?”

▲高世章:“欢迎观众不迁就,狠狠地表达。我们(We)懂得思考,因为观众只有一次机会,如他们(They)看不明白剧情发展,那我就要去想为什么你不知道?是我做漏了什么才令他不明白?”

以往创作音乐(Music)剧,往往情节较简单,主要藉歌曲抒发主演的内心世界可能是带领剧情,较容易入口,所以比较大众化,Bobo道:“没有人说过一定要这样,而高世章、岑伟宗及张飞帆等则想到将香港粤语音乐(Music)剧,带去另一个里程的新思维。”是次挑战Yvonne坦言是舍易取难,“做音乐(Music)剧很复杂,脉络很多,亦要拆解许多谜团,成不成功(Success)是一个谜。故整个制作过程中,不免会想‘不用搞那么复杂吧?’,但大家也宁愿付出多点,换来更好的效果,我们(We)不只做制作,而是想做一个精品!所以今次《大状王》是幸福(Happiness)的。”

《大状王》得奖是预计之内吗?

高世章:“奖项对我来说不重要,一场表演好不好,开场那一刻已经知道。因为疫情曾打击我信心,未知能否成功(Success)开骚令我很不安乐,直到首演的开场鼓声开打,才觉得落实,及后口碑渐渐出来,反映即使疫情,只要本身作品好,还是能吸引人看。”

张飞帆:“我们(We)目标只想香港能够做到一套高水准的粤语原创音乐(Music)剧,不断做到最好为止。当你知道大家所付出的那道力,就会知道一定能获奖。我们(We)创作时有一个很大的野心,就是希望(Hope)做到既非完全传统,但同时能掌握传统里的优秀之处,给观众新的体验。香港得天独厚,中西文化(Culture)汇聚,音乐(Music)剧本身属西方表演形式,然而《大状王》则注入祖国传统戏曲影子,香港可以走出一条最独特的道路。”

故事以广东四大状王之一方唐镜为主轴,因多行不义惹来厉鬼索命,他为求活命,助鬼魂阿细心上人秀秀翻案,逆转命运并自我救赎。

▲故事以广东四大状王之一方唐镜为主轴,因多行不义惹来厉鬼索命,他为求活命,助鬼魂阿细心上人秀秀翻案,逆转命运并自我救赎。

Yvonne:“我相信香港观众都很专业,他们(They)看得出这套剧是用时间浸淫出来,台上每一个场口、动作可能转折等都很细致,整个团队都很努力(Effort)将它做到完美,谢谢(Thank You)观众们还有评审们的眼光。每个作品都有其命数,我们(We)着重的是让观众看到最好的作品,坦白说如果我们(We)不是在2022年首演,多了时间精进的话,我不敢说我们(We)可以做到今日的高水准。”

Bobo:“南朝鲜近年因为文化(Culture)国策催生很多好作品,希望(Hope)香港也能慢慢培育这套营运模式出来,如有策划者去颁奖,又有足够的创作单位去制作作品,并有足够的资助单位肯去给予赞助,这也是西九想用这个企划尝试帮忙推动粤语音乐(Music)剧的原因。”

香港做音乐(Music)剧的难处?

张飞帆:“最初《大状王》有三、四条故事线很复杂,最后再梳理删剪成演出版本,今次重演,又再打磨。”

▲张飞帆:“最初《大状王》有三、四条故事线很复杂,最后再梳理删剪成演出版本,今次重演,又再打磨。”

张飞帆:“资源!香港音乐(Music)剧发展大约二、三十年,过去曾有一些好作品,譬如我小时候看的《遇上1941的女孩》,还有《边城》、高世章和岑伟宗(高岑)的《四川好人》,甚至到我和高岑第一次合作的《一屋宝贝》,都曾经有过很好的成绩。许多人非不想做音乐(Music)剧,而是没有资源发展,而且音乐(Music)剧用三、五、七年都未必成事,因为需要做很多时间及空间创作、试验及琢磨,这么消耗资源,无论是行政部门可能私人投资者很容易却步,加上我们(We)不能预知结果(Result),只能尽力做到最好,但都要有人相信才行。我常说‘《大状王》好是应份,不好就抵打’,因为这么大的资源,不可以做得不好。希望(Hope)《大状王》之后,无论香港观众、行政部门、大众也好,了解到我们(We)是做得到。此外,我认为创作人缺乏资源外,发展亦欠缺系统。”

Yvonne:“发展音乐(Music)剧一阔三大,资金、复杂程度如是,看话剧观众不会太在意音效,未必需要用到很多器材,但音乐(Music)剧就会期望视听效果达高水平,所以在香港做音乐(Music)剧的路不容易走,做大型音乐(Music)剧的路更难走。我们(We)希望(Hope)令到更多人明白音乐(Music)剧这类艺术形式的重要性,达成里程碑,吸引更多的观众入场。”

《大状王》的独特之处?

高世章:“《大状王》能给到观众的这种需求之余,亦更进一步要观众思考,代入戏中思考自己、对与错,以及对人生的某些选择。”

▲高世章:“《大状王》能给到观众的这种需求之余,亦更进一步要观众思考,代入戏中思考自己、对与错,以及对人生的某些选择。”

高世章:“有时很喜欢观众,但多数时候我也很不喜欢观众,因为很怕被观众牵着鼻子走,但是同时间,我觉得是做给观众看的,所以又要理一下观众大概想怎样。观众是被动的,我们(We)要带观众向行前,《大状王》能给到观众的这种需求之余,亦更进一步要观众思考,代入戏中思考自己、对与错,以及对人生的某些选择,如面对人生交叉点时你会怎样做一个好人、帮不帮人、帮人会不会带来麻烦等,这些都是平时现实生活(Life)中会遇到的事。”

张飞帆:“《大状王》用上新手法更灵活跳脱,并运用布莱希特式的抽离,从而摸索究竟我们(We)可以用怎样的形式去做这套剧,再慢慢打磨,丢低枝节。”

▲张飞帆:“《大状王》用上新手法更灵活跳脱,并运用布莱希特式的抽离,从而摸索究竟我们(We)可以用怎样的形式去做这套剧,再慢慢打磨,丢低枝节。”

张飞帆:“从《一屋宝贝》后,我和高岑都一直想怎样才会有更好的作品,我认为必须承接传统,把传统做到极致后,才打破传统走出新的路。从另一套音乐(Music)剧《一水蓝天》到《大状王》,正正是我承先启后的过程,《大状王》用上新手法,它的一些艺术形式不再那么传统,更灵活跳脱,并运用布莱希特式的抽离,从而摸索究竟我们(We)可以用怎样的形式去做这套剧,再慢慢打磨,丢低枝节。如最初《大状王》有三、四条故事线很复杂,最后再梳理删剪成演出版本,今次重演,又再打磨。”

难忘的评价?

高世章:“欢迎观众不迁就,狠狠地表达。我们(We)懂得思考,因为观众只有一次机会,如他们(They)看不明白剧情发展,那我就要去想为什么你不知道?是我做漏了什么才令他不明白?另亦有些观众指音乐(Music)要听很多次才听得完,因为里面太多细节,这些我觉得是对我的赞美,也可令纯粹听音乐(Music)的人去听,听不完再回来看,我觉得《大状王》能给予观众这种满足感。”

张飞帆:“我们(We)从围读、试演到公演,意见听不完,但学习聆听也是过程,首先没有观众会立坏心肠来批评你,他批评就是要抒发觉得不好之处,就算他的说法很难听,都要想一下为什么他要说得这么难听,有什么地方刺激到他等,这是一个自己要领悟的过程。我记得试演后,有位观众说最初版本很父权、很大男人,但亦是配合剧情的时代,我立刻反思,想到可能许是我从小在儒家思想的家里成长太直男,然后去吸收就明白,原来一些东西两性之间都要需要平衡,故新版本作出重大改变,成为现在这个版本,我觉得这个意见很宝贵,我日后每次写,都会提醒自己不要那么直男,这个也挺重要的。”

Yvonne:“坦白讲不是所有人都赞同,但我很开心无论观众赞可能骂,他们(They)都很正向,想我们(We)再做好一点。作为一位制作人,我最深刻是复常后,不断地被问会不会巡迥演出,我们(We)也努力(Effort)地希望(Hope)能够做到。”

如何把香港话剧推上新高度?

张飞帆:“我们(We)目标只想香港能够做到一套高水准的粤语原创音乐(Music)剧,不断做到最好为止。”

▲张飞帆:“我们(We)目标只想香港能够做到一套高水准的粤语原创音乐(Music)剧,不断做到最好为止。”

Yvonne:“我跟Bobo都有一个心愿,就是除了固有热爱的观众外,也吸引新观众欣赏,对我们(We)两个监制来说,已经很满足。”

Bobo:“很希望(Hope)令到观众因为想看《大状王》而来,就如你去外国看《哈姆雷特(Hamlet)》,期望香港也有一套原创作品,能吸引观众买机票来香港看,把它带到再远一点,不止地理上,也让每个人都唱得出如《歌声魅影(Phantom of the Opera)》般耳熟能详的歌,吸引学校拿《大状王》去训练学生(Students),培育更多人认识学习音乐(Music)剧,更具延续及广泛性。让香港音乐(Music)剧去到这个高度,我就无愧了。”

下期更精彩:《大状王》台前幕后专访

想了解更多黄金组合作曲、编曲及音乐(Music)总监高世章及编剧张飞帆谈《大状王》的创作细节与重演新改变,以及三位主演饰演方唐镜的刘守正、阿细的郑君炽及秀秀的丁彤欣的演出详情与感受,请留意11月30日(四)的《ArtCan》

各人决心将音乐(Music)剧推到极致之火,将猛烈得烧进你心坎。

▲各人决心将音乐(Music)剧推到极致之火,将猛烈得烧进你心坎。

西九文化(Culture)区 x 香港话剧团音乐(Music)剧《大状王》

《大状王》将于今年(This Year)12月载誉归来,于西九戏曲中心重演,有兴趣的话快记低以下公演详情!

公演日期:11月30日、12月1日至3日、6日至7日、9日至10日、12日至17日、19日至21日及23日 晚上(Evening)7:45;12月24日下午(Afternoon)3:00

地点:西九文化(Culture)区戏曲中心大剧院

门票:$680、$520、$360

查询:2200 0022 / 3103 5900

网址:西九文化(Culture)区 / 香港话剧团

文:Kimchi

图:陈极彰、刘骏轩、卢江球、西九文化(Culture)区、香港话剧团、Wing Hei Photography Winnie Yeung@Visual Voices

以上内容归星岛新闻(News)集团所有,未经许可不得擅自转载引用

粤剧,大状元,音乐(Music)剧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

赞(176) 踩(4) 阅读数(1539)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加载中......
发表评论

Fatal error: in /www/wwwroot/spider.com/mg.php on line 211